关于《百鸟朝凤》的感慨与思考

作者: 分类: 时间: 2019-05-05 评论: 暂无评论

这是一部什么样的电影呢?有人问我主演,但是我只记住了“焦三爷”“游天鸣”“蓝玉”“师娘”“妞妞”还有“da(爸爸的意思)”等等形象,还有给我的无限感慨与思考。我记得记得开头的太阳和结尾的背影,记得中间的每一个细节和每一个人物,却忘了演员本身的名字。但是我会逢人问便推荐,甚至会有再次看一次、两次、三次的冲动。——引语

最近总是被《百鸟朝凤》这部电影刷屏,:百鸟一跪怒赚三千万。看到这样的标题,内心有喜有悲,五味杂陈。的确,一部好的电影得到大家的认可,是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但是这样的标题也折射出一种心理,钱。好像所有的电影都是为了赚钱。也许有人问,对啊,现在什么电影都得生存啊,所以当然是赚钱第一啊。这就让我想到了昨日观影以后偶然听到别人的评论:“现在这个操蛋的世界,是否有出息的唯一标准,就是看你赚钱多不多。”多么可悲的一句感叹。 其实我相信,方励老师之所以一跪,并不是为了赚钱,对于一个公众人物而言,自尊和形象之重要性不言而喻,但是他毅然决然地跪了,只求在各种商业片的夹缝中给这部吴天明导演的遗作一点点空间,而且事后还毫不后悔。真男人。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答应了,就是答应了。

想着继续来聊聊这部电影,一开始知悉是因为好友在朋友圈的转发,之后便知道了越来越多关于这部电影的幕后故事。接着便是出现了“方励一跪求排片”的新闻。在知道了这些内容以后,我内心就已经决定,不管是多么尴尬的排片时间点,我都要去支持一下,更何况这还是一部在圈内已经久负盛名的佳作呢? 前一天买票的时候发现只有三个时间点,上午十一点下午一点以及三点,而且整个观影厅也是很小的,就这样也基本没售出几张票。但是第二天惊喜地发现竟然坐满了,而且在观影结束后我才发现还有一位颤颤巍巍的老人在一手拄着拐杖一手在后辈的搀扶下从观影厅中离开,心中不由得又是一阵感动。不过这的确是一部适合所有年龄层人群观看的电影。(插一句题外话,这位老大爷也刷新了我看到的看电影人群中年纪之最) 电影开始的时候,还有人有说有笑。结束的时候,只有一片被感动的沉寂。无声胜有声。我再次感受到语言的苍白无力,难以描绘当时的情景。

真正开始聊聊电影吧,突然发现脑海中有千言万语,聊起时却不知从何说起。也许是这部电影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地方太多了吧,仿佛现在脑海中还会不断重播,每一个细节。说到细节,很多美国大片现在都注意细节的刻画,不经意的彩蛋,相比之下我更喜欢这种中国老式风格的电影,我个人认为所有的演员肯定是在当地进行了生活体验,才可以将那个年代的人所有的作息习惯生活方式都还原地如此真切。说到细节,为什么最后一个镜头是焦三爷踏着坚毅而沉稳的步伐大步离开呢?我相信天铭心中师傅永远是那个“视唢呐比生命更重要”的“焦三爷”,是那个心中对唢呐的爱超越一切,对行业的敬仰超越一切的三爷,肯定是相信天铭能够重新把“游家班”撑起来。我觉得天铭能够并且一定会做到的,就是自己在唢呐这条路上一定会坚守下去。

这部电影给我感触最深的地方,就是契约精神和匠人的坚守。说到契约精神,其实在外国人看来,现在社会的中国人是最没契约精神的。外国人还喜欢说,他们觉得中国人很可怕,因为没有信仰。如果一个人没有信仰,那么便会变得无法无天,无所畏惧。对于任何东西都不会心存畏惧,就不会有所顾忌。也有人自嘲说,现在的部分中国人只信仰“钱”,所以才会更加的无所畏惧,不管是毒奶粉还是毒蔬菜,甚至药品,没有他们不敢做的,只要有钱赚。其实,我还是相信中国人是有信仰的,就像焦三爷这样的人,不在少数,只是我们渐渐看不到了,并不代表他不存在。就像天空里虽然没有鸟儿留下的痕迹,但是鸟儿的确来过。我相信中国人的骨子里还是有很多老祖宗留下的好东西的,比如天铭说的,“我和师傅发过誓的”。比如方励老师为了遵守帮助此电影的诺言不惜下跪。只是现在的社会上功利味道太浓,把很多本该就有的东西掩盖了。甚至以前觉得诚实是最基本的道德,现在却有越来越多的人因为“拾金不昧”而受到表彰或者备受关注?以前路上看到人跌倒了,不会去想是不是会被讹。现在却有老人摔倒因无人施救而去世的新闻。从另外一个层面分析,不是社会的悲哀吗?当然,我相信,就像不正之风永远只是一时的,骨子里的东西是不会消失的,也许只是缺少了一个契机。

所谓匠人的坚守,在现在的中国社会已经越来越少见了。关于坚守,书上看到过一句话:小时候我们总是梦想着改变世界,渐渐地变成改变国家,改变家庭。最后发现我们能够改变的只有自己,甚至当我们想不被社会改变的时候,都那么难……以前的电影里还看到过一句话,希望我们自己都不要在日后变成自己讨厌的那种人。当时还觉得是个笑话,现在觉得那时候的我是个笑话。能够做到自己不被社会改变,已经是值得我们用一生去探索的课题。

电影中有句话,“我们吹唢呐的好歹也是个匠活”。我想这句话说出的时候,焦三爷内心肯定是充满了欣喜与喜悦的。毕竟在他的年代与前大半辈子里,唢呐匠是多么受人崇敬与尊重。用三爷的话说“见到我们都要行接师礼”“唢呐匠那时候坐在太师椅上,下面痛哭的孝子贤孙黑压压一大片”,想请他吹个“百鸟朝凤”还得取决于唢呐匠心中那杆秤,“不是钱的事,百鸟朝凤只能给德行好,口碑极佳的人吹。”但是现在的社会现实,却如同电影中刻画的那样残酷无情。随着时代的变迁,越来越多的人喜欢请洋乐队而不是“焦家班”或是“游家班”,亦或者像天铭第一次出活的时候,不仅没有接师礼,而且前面还是站着吹完的。虽然给的钱多,但是天铭却并不开心。甚至在去面见师傅的时候,还会有一些相关的牢骚和抱怨。但是其实天铭是幸福的,已经足够幸福。虽然所爱的唢呐受到了洋乐队的冲击,但是他没有“游家班”其他成员肩膀上那么重的担子。

电影里有一个细节是这样的,天铭的二师兄要出门去打工了,看到师傅来了,眼神里并不是绝情与冷漠,而是羞愧、内疚、难过、不舍,还有不得不走的委屈。为什么?因为镜头切到了内屋里他卧病在床的老母亲,当然还有那真正家徒四壁的土墙。之后也许焦三爷看到了里屋的那一幕吧,又或者是心中明白自己的徒弟也是没有办法而为之,毕竟他焦三爷自己的徒弟是个什么样的人自己还不清楚吗?所以焦三爷走了,怒气也少了些许,眼神里多了些谅解。而天铭,就没有二师兄的苦恼,家里父母健在,也都在劳作养家,并不需要他以一己之力撑起整个家庭。另外,电影末尾的时候,为了吹一次“八台”的唢呐给文化局录制下来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内容,他去西安找各位师兄弟的时候发现为了生计,师兄们有的在木材厂打工手指被锯了,这辈子再也不能吹唢呐了,有的才在石棉瓦厂做了半年工就一直咳嗽不止……那个场景还有一个细节,开饭前有一位师兄在吹唢呐,而天铭去找他们的时候并没有带。

我突然觉得心中又有了心疼,虽然在外为了生计打工,但是还放不下心中的唢呐,也许那时候吹起唢呐,不光光是为了心中的唢呐,也是为寄托一份思乡的哀愁吧。这时候的天铭相对于他们而言,也许是相对幸运的吧。还有家中的父母,对天铭而言,虽然父母在唢呐匠没什么前途的时候都劝说他找个活干,但是在出活时候找不到人手的时候,父亲悄悄地提前去了只为了帮忙。当师傅病重没钱看病的时候,父亲拿出了家中所有的一千多块钱积蓄给焦师傅治病,还嘱咐天铭“这阵子你就住过去,好好照顾你师傅”。有这般通情达理的父母也是天铭之幸吧。(虽说我一向是讨厌自己被用来和其他人家的孩子比,但是我看到天铭的父母时下意识地和樊胜美的父母做了对比,不对比不知父母好)没有那么多生存压力,还可以做自己所爱的事情,当然也坚守了与师傅的约定,这难道不是人生之幸吗?能够坚守,是多么幸福与幸运。

但是天铭也是不幸的。在西安被蓝玉和妹妹劝说留下来打工的时候,极具嘲讽意义地看到了一位吹唢呐的人,却是在乞讨。我难以想象天铭那时候内心所想是什么,会不会感受到无限的悲凉与来自社会与命运深深的恶意呢?但是,他还是选择了回去,在师傅墓前,再一次吹起了唢呐,为师傅吹了一曲《百鸟朝凤》。 我愿意相信,他会一直吹下去,“因为在无双镇这个八百里土地上,唢呐不能断了种”,天铭也不会忘记他自己常常说起的“我和师傅是发过誓的。”

还有焦三爷的坚守,他这辈子都在和唢呐打交道,一切所思所考虑的,都是唢呐。仿佛自己是一派掌门,不能因任何事情阻碍了我门派的发扬光大。这只是一句戏言。但是电影里有好几个部分,我哭了。焦三爷听闻“游家班”解散的时候,本来已经上了年纪的身体,竟然是气喘吁吁地跑过去责问天铭,并且是在电影中第一次听到他骂自己心爱的弟子。还有在和洋乐队同院演出的时候,那句“抄家伙”,让我一度以为这是了《老炮》里面的六爷。我顿时觉得,他俩都有一样的相似之处,就是他们都会心中有不愿被社会改变的东西并且会为之付出所有。最让人感动的地方,就是在受到洋乐队和生存压力的冲击后,最后一次集体出活人手不够,焦三爷就亲自上场。当天铭病了的时候,他主动担负起吹奏《百鸟朝凤》的任务。甚至吹到吐血,还是不停,实在不能坚持的时候,他坚定地对天铭说:“继续,我死不了。把鼓拿来,我给你击鼓。”那个场景,我想到了凤凰涅槃,想到了杜鹃啼血,想到了各种,想到了《老炮》里面六爷明知打不过,也要用尽自己最后的气力,以自己的姿态用自己的方式使得生命绽放或者凋谢。那是一首用生命吹奏的百鸟朝凤。我觉得就凭借他对唢呐的爱,他去世时候也值得用《百鸟朝凤》来送他最后一程。但是他呢?

当徒弟在照顾病重的他时,对他说等他去世了给他吹“百鸟朝凤”,他竟然是一副惊恐状,病重虚弱的身体突然有了力气似的,嘴里缓缓吐出几个字“使不得”,还把全身剩余的力气都花在了重复这句话以及摇手上。因为那是他的信仰。 这个世界上,如果真的有值得用生命去付出去祭奠去追求去坚守的,该是信仰吧。《百鸟朝凤》是一个贯穿全文的线索,“一般人家只请得起四台,四台之上是八台,调子更高气势更大。更好的,就是《百鸟朝凤》了”“《百鸟朝凤》是领曲,一代唢呐匠只传一代弟子,不光是要求吹的好,更要求德行好。”《百鸟朝凤》,不光光是一个曲子,更像是匠人心中的一份信仰,一种不可言状但是同样不可侵犯的精神领地。只有符合人品极佳,才可以受用。“《百鸟朝凤》,敬送亡人”

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人,有的都是有缺点的人。正是因为缺点,才显得真实与可爱。比如刚开始时候父亲为了让天铭得到焦三爷的首肯甚至不惜当场痛打孩子,不是不心疼只是在他看来这是没办法,这也是为了孩子好。不能去责怪父亲什么,毕竟出于好心的他想不到更合适的办法。还有刚开头孩子内心的自白,“父亲想做唢呐匠但是却没有师傅愿意收他,他就希望我来帮他圆这个梦”这样的中国父母远远不止一个,甚至现在社会还有不少。(我觉得这个问题要分两种情况来讨论,第一种,如天铭的父亲,没什么好指责的,甚至都不忍心指责,在那个年代父亲不会主动去问孩子想要什么喜欢什么,干活养家还来不及呢,哪还有空管你?

但是第二种,现在也有受过比较多的教育并且家境不错的父母,经常强加自己的意志给孩子,还是打着“是为了你好,以后你就知道我用心良苦”这样的理由干涉孩子的生活。我觉得这是难以接受的,现在的社会价值观越来越多元,不是那种以前“我把你生下来,你就全得听我的”那种观念横行的时候了。我觉得现在社会中这样的父母更需要对已经有自主意识和判断能力的孩子有更多的理解与支持,就算摔倒,也是孩子自己选择的结果,不会愿任何人。您如何就能够保证你想要的也是孩子想要的生活呢?没有见识过其他的活法,他如何能够明白哪一种更适合自己呢?当然,违法犯罪那种底线坚决不能触碰)。

其实焦三爷也是有着缺点的人,但是也让人无法指责。电影里有个小小的细节,焦三爷一天劳作以后在家门口泡脚,是他的老婆子蹲下在帮他擦脚。而焦三爷也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看到这的时候我前面的观众也在笑着窃窃私语:“看到没有,以前女人都是在家要好好服侍老公的,甚至还需要跪着呢。”闻之呵呵一笑。对于焦三爷的理所当然,我觉得没啥好指责的,对于一个已经年过半百的人,一辈子接受的教育和理念,甚至当时的各种旧文化背景,都是妻子要好好照顾老公。这在当时的历史环境和背景下,是非常正常的。不然才是不正常(感谢恩师孙张勇先生在某节历史公开课上告诉我的,判断历史人物都要放在特定的历史和社会环境中去。)。

我觉得不太能够接受的是焦三爷让天铭去卖了牛,也知道自己的病治不好了。他却让天铭把卖牛的钱重新去置办一套新家伙,心心念念还是唢呐,仿佛守在他病榻前照顾他为他偷偷抹眼泪陪伴了多年的老伴不存在似得,我一开始猜测卖牛是为了她老伴的养老,却没想到还是为了唢呐。也许这就是艺术作品与生活的不同之处,有可能是为了故意夸大焦三爷对唢呐的爱,也许他老伴也真的不介意能够明白与理解,也许焦三爷的爱是换了一种我们看不到的方式(毕竟电影时长有限,不是生活那样有方方面面的特写)。

标签: none

订阅本站(RSS)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