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初至40年代末的李白研究述略

作者: 分类: 时间: 2019-04-29 评论: 暂无评论

20世纪初至40年代末的李白研究集中在李白集版本的调查与清理、李白诗歌选本的编选、对李白全面概述性的研究、李白身世的专题研究四个方面。

(一)李白集版本的调查与清理李白集版本的调查与清理是李白研究中最基本的文献研究工作,但到目前,介绍20世纪李白研究历史的书与文章,却较少涉及这一领域。

这项工作是由詹开始的。詹是20世纪李白研究的代表性学者。詹,1916年生,山东聊城人,1938年毕业于西南联合大学,1948年赴美国留学,1953年获哥伦比亚大学师范学院心理学博士学位。他先后在西南联大、安徽大学、山东师院、天津师院、河北大学任教,曾任国务院古籍整理规划领导小组成员、李白研究会会长。他在李白研究方面撰有《李白诗论丛》《李白诗文系年》、主编有《李白全集校注汇释集评》等。

论及詹李白研究的成就,都会谈到他的李白诗文系年和注释,其实他的李白版本研究、诗文辨伪与诗文系年工作几乎同时。1943年8月发表于《浙江大学文学院集刊》第3期上的《李白集版本叙录》一文,对唐宋时期李白集的编辑、刊刻与版本源流作了全面梳理与叙录。另有《李白〈菩萨蛮〉〈忆秦娥〉辨伪》辨二词非李白之作,发表于1944年《真理杂志》1卷1期;《李诗辨伪》发表于《东方杂志》1945年第41卷第2期,对《长干行》其二、《少年行》《猛虎行》《去妇行》《戏赠杜甫》等16首诗、《比干碑》一文,作了真伪之辨。詹之后,此时期此项研究工作再无人开展,到了70年代,才有接续,而且研究的主力主要还是詹及其弟子。

李白文集今传宋蜀本有宋甲本,此为国家图书馆藏《李太白文集》,为南宋高宗时蜀地刻本,缺卷十五至卷二十四。另有日本静嘉堂文库从陆氏?宋楼所得《李太白文集》,称宋乙本。杨桦发表于《天津师大学报》1983年第5期的文章《宋甲本宋乙本〈李太白文集〉为同一本版》,比对行格与款式,边栏与版口版心,体例与编次,字体与误字、衍字、脱字、讳字等,考定甲乙本俱为南宋时刊本。詹发表于《文学遗产》1988年第2期的文章《宋蜀本〈李太白文集〉的特点及其优越性》进一步考证证明宋甲本和宋乙本是从一副书版印出来的,并全面论述了宋蜀本优于其他通行本之处。詹文还提供了很多有价值的文献信息:李白作品的分类、李白诗文最早的编年和李白游踪的最早考证等。

(二)李白诗歌选本的编选李白诗歌选本的代表性选本有《李白诗选》(胡云翼选辑,罗方洲、唐绍吾注释)、《李白诗》(傅东华选注)、《音注李太白诗》(沈归愚选)等。

这些选本以普及李白诗歌为出发点,所依注本主要为王琦注本,以简洁明了、简单易懂的方式作注。此外,值得学术界重视的是,一些以现代的学术思想和方法来研究李白的学术论文,出现在选本的“前言”部分。“如张立德为胡云翼《李白诗选》撰写的前言《李白研究》,称李白为理想派诗人,傅东华《李白诗》的前言《李白研究》以‘超世’统摄李白思想与艺术,都是用新的理论方法来研究李白的尝试。”这些选本为普及李白诗歌作出贡献的同时也起到了学术引导的作用。

(三)全面、概述性的研究概述性的研究代表性著作有傅东华《李白与杜甫》、汪静之《李杜研究》、李长之《道教徒的诗人李白及其痛苦》、戚惟翰《李白研究》、玄修《说李》、公盾《李白研究》等。

这些著作从宏观着眼,对李白的作品、身世、思想与性格等进行了较为全面的概述,其中不乏中肯切当之论。“公盾从任侠、老庄及魏晋玄学,道教和佛教思想等多方面的影响,来研究李白的复杂而矛盾的思想与性格,并以仕宦长安为界,分为前后两个时期,认为:李白前期热衷功名,后期则由魏晋文人式的放歌纵酒的生活、佛道的虚无思想,逐渐代替了前期的慷慨激昂。研究视野开阔,结论也可信。”

此类著作中,影响较大、具有代表性的是李长之的《道教徒的诗人李白及其痛苦》。李长之(1910—1978),山东利津人,1936年毕业于清华大学,曾就职于京华美术学院、中央大学中文系、重庆国立编译馆、南京国立编译馆、北京师范大学。其研究李白的著作主要是《道教徒的诗人李白及其痛苦》。该书写于抗战爆发后的重庆,1941年由重庆商务印书馆出版。另有1953年出版的《中国文学史略稿》第八章“唐代诗歌”第四节是李白专节,还有写于1951年的传记《李白———纪念李白诞生一千二百五十年》。

李长之曾在清华大学学习哲学,颇受康德和尼采思想影响,所以他能够激赏李白的浪漫,从李白身上体验到超人的生命力,并且认识到李白的本质是热爱生命和生活,所以《道教徒的诗人李白及其痛苦》的价值不仅在于研究了李白与道教的关系,勾勒了李白成为道教徒的过程以及道教对李白的影响,还在于对李白生命力的研究,并从生命力出发对李白人生矛盾与痛苦进行了独到而又深刻的揭示。这是对李白内在世界深刻而又富有个性的发掘。

(四)李白身世的专题研究李白身世研究是李白研究的热点问题之一,这方面的代表性文章有李宜琛《李白的籍贯与生地》、陈寅恪《李太白氏族之疑问》、胡怀琛《李太白的国籍问题》、詹《李白家世考异》。

关于李白的出生地,旧说多倾向于蜀中。李阳冰《草堂集序》:“李白字太白,陇西成纪人。凉武昭王詗九世孙。蝉联皀组,世为显著。中叶非罪,谪居条支,易姓与名。然自穷蝉至舜,五世为庶,累世不大曜,亦可叹焉。神龙之始,逃归于蜀,复指李树,而生伯阳。惊姜之夕,长庚入梦,故生而名白,以太白字之。世称太白之精,得之矣。”明确提出李白生于蜀地。魏颢《李翰林集序》:“白本陇西,乃放形,因家于绵。身既生蜀,则江山英秀。”亦言李白生于蜀。二人皆为李白当世之人并切近者,蜀地之说,当来自李白自述。到宋代,刘全白《唐故翰林学士李君碣记》:“君名白,广汉人。”范传正《唐左拾遗翰林学士李公新墓碑》:“公名白,字太白,其先陇西成纪人。绝嗣之家,难求谱谍。公之孙女搜於箱箧中,得公之亡子伯禽手疏十数行,纸坏字缺,不能详备。约而计之,凉武昭王九代孙也。隋末多难,一房被窜於碎叶,流离散落,隐易姓名。故自国朝已来,漏於属籍。神龙初,潜还广汉。因侨为郡人。父客,以逋其邑,遂以客为名。高卧云林,不求禄仕。公之生也,先府君指天枝以复姓,先夫人梦长庚而告祥,名之与字,咸所取象。”虽然未言生于何地,但从文章顺序看,李白亦当为李白父亲潜还广汉后所生。

李宜琛文首次提出李白生于碎叶而非四川。陈寅恪文据李白作于唐肃宗至德二载(757)的《为宋中丞自荐表》称年五十七,上推其诞生之岁应为武后大足元年(701),而李白父亲于神龙元年迁居蜀汉之时,李白已经五岁。可见李白生于西域而非中国,其本为胡人无疑矣。胡怀琛文考证,碎叶即玄奘《大唐西域记》记载的稰逻私城,李白即出生在此城,五岁时由他的父亲带他回到巴西,即蜀地。因此,李白可以说是一个突厥化的中国人。詹《李白家世考异》亦云:“意者白之家世或本商胡。”持西域说的主要论据是李阳冰神龙元年迁蜀的记载,不过清人王琦《李太白年谱》怀疑“神龙”为“神功”之讹,即李白父亲于武后神功年间迁来蜀地,如此,生于大足元年的李白,其出生地必蜀地矣。

以上讨论和研究,为之后的李白身世研究,奠定了基础、开拓了思路。

标签: none

订阅本站(RSS)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