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家”里那些人!七大姑八大姨……你真的“认识”吗?

作者: 分类: 时间: 2019-05-19 评论: 暂无评论

过年回家,七大姑八大姨,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坐在一起,共享一年中短暂的相聚时光,是不是很开森?

但海军想问一句:你真的“认识”他们吗?

不妨,到汉字里面一探究竟!看看爷爷奶奶,叔叔阿姨这些称谓的“演变”!

早在甲骨文中,“家”就是一个常用字了。《说文解字》中称:家,居住的地方。字形采用“宀”作边旁,采用省略了“叚”的“豭”作声旁。甲骨文“家”字的形象像屋里养着一头大腹便便的猪。有学者指出:猪是温顺、繁殖力旺盛的动物,对古人来说圈养的生猪能提供食物安全感,因此蓄养生猪便成了定居生活的标志。

但笔者在翻阅一些收录甲骨文和金文的书籍时发现,并不是所有的甲骨文和金文“家”字下面都是“豕”字,有些是“宀”下面加一个“犬”字,这是为什么呢?

笔者认为,狗和猪都是很常见的家畜,用它们作为家的代表是合情合理的。“家”字下面无论是“豕”字还是“犬”字,都仅仅是是一种符号意义,而非特指。因为有了家庭饲养的动物,才是人们定土而居的开始,也才是家的早期起源。

“家”字的演变

在远古时期,人们主要靠狩猎作为生活来源,当捕获的猎物有了剩余,便把其中一部分关起来,加以驯养,这些野兽慢慢就变成了性情温顺的家畜,这就 是“拘兽以为畜”。被驯养成为家畜的种类很多,除了“豕”之外,还有牛、羊、犬、兔等,这些牲畜不仅能够 为人们提供肉和皮毛,而且还能充当祭祀用的牺牲, 极大地方便了人们的生活。

家在中国是最重要的概念之一,家对于人们的意义,不仅是一栋建筑,更重要的是家庭成员之间的亲情。夫妇、父子、兄弟,这些最为亲近的家庭伦理关系,是其他社会关系无法超越的。

“儿”“子”很形象

“儿”字的甲骨文字形与婴儿的体形十分相似,上部很像一个婴儿的头,并且是囟门还没有闭合的婴儿头,下面是一个“人”字。所以,这个字的本义为儿童。“子”字是象形字,本义为婴儿。古代“子”一般用来表示子孙后代。在甲骨文和金文的字形中,“子”字有两种写法。一种就像一个小孩,其双腿被包裹在襁褓之中,只露出头和臂膀,两只手还在空中摆弄,两脚并拢在一起。另一种字形,也是一个小孩,露出一个大脑袋,头上还长了一些头发,两个脚高高抬起。

“孙子”咋来的?

“孙”字为会意字,其繁体字为“孫”,由“子”和“系”两部分构成。其中,“系”可理解为“继承、连接”,所以该字的本义为儿子的继承者,表示的是人与人之间的一种血缘关系。在金文中,“孙”字的字形为用绳索捆绑小孩子,意为少年俘虏。所以我们当下“孙子”含有一种贬义的意味即当来源于此。

兄与祝同源

祝的甲骨文是一人跪在祭台前张口向天祭奠祷告求福,表示祭祀时主持祭礼念颂词的人。省去示(即祭台)则是甲骨文的兄字,从儿,从口,会意人张口向天念念有词有所祷告求福之意。此外,笔者认为,“兄”字上面一个口字,下面有一个人,站在那里,手还指着地,就像是张大了嘴巴在指挥其他人做事。古时候,人们很重视长幼尊卑,兄比弟年长,所以可以指派和吩咐弟弟去做事,兄的古字形也生动地说明了这一点。因为指示他人用的最多的便是嘴巴,所以在甲骨文的字形上,对口进行了夸张的表达。

“弟”的本义是梯子

“弟”是个象形字,本义是梯子。甲骨文的“弟”,字形就像是一个直立的“弋”字,像一根直立的短木桩,上面缠着弯曲的绳子,有如梯子的形状。用绳子将物捆住,便形成一层层的纹路,称为“次第”。兄弟之间的顺序就犹如这种捆绑的纹路,因而“弟”又被引申为同辈中第二个及第二个以下的男丁。

“叔”为会意字,本义是拾取。从甲骨文的字形上看,“叔”的左半部,是一个箭头的形状,下面还系着一条绳子,右边的弯折,是“弓”字。古代家族中身份排行为“伯”“仲”“叔”“季”,其中“叔”排行老三。由于“叔”的身份排在后面,所以古人还将“叔”用作“末”字使用。“婶”字,因形查意,左边的“女”应是表意,右边的“审”字有审明详查的意思。笔者思考,古代,家族聚居,支系庞大,因而家族中叔母众多,因而需要审明详查才能辨认分清。

“嫂”是个形声字,本义是兄长的妻子。《说文》中解释为“嫂,兄妻也”。小篆的“嫂”,左边的“女”是形旁,表示和女子有关,右边的“叟”是声旁。笔者思考,“叟”还应是“嫂”字的会意部分,叟就是上年纪的男子,与“女”字结合即是上年纪的女性,因为古代“嫂”即作为对年纪较大的已婚妇女的敬称,如嫂夫人。

“舅”“姑”分别指“公公”和“婆婆”

现在 “舅舅”是指母亲的哥哥或者弟弟,而“姑姑”是指父亲的弟弟或者妹妹,而在古代则并非如此。唐代诗人朱庆馀诗《近试上张水部》:“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见舅姑。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这首诗中所提到的“舅”“姑”分别指“公公”和“婆婆”,这是为什么呢?

在原始社会,实行的是群婚制。随着人类的进步,部落的形成,婚姻制度由原始群婚制发展到族外婚制。如:姜姓部族的女子嫁到姬姓部落,生下一男一女。女子又回嫁到姜姓部落,男子又娶了姜姓部落的女子。按着这种族外婚制延续下去,可以知道姜姓部落的女子出嫁后,她的婆婆就是她的姑姑,而公公正是她的舅舅。这种现象有点像解放前某些农村的“换亲”和“连环亲”。

再从造字结构上看,“舅”从男,从臼,臼亦声。“臼”意为“承受打击之物”。“臼”与“男”联合起来表示“脑袋像个臼钵,总是承受捣击的男人”。本义即为亲属争吵时的传统调解人、中间人。在中国现在许多农村地区还有“娘亲舅大”的说法,凡是家庭中出现了解决不了的问题,就去找舅舅来解决。而“姑”字从女从古,本义即应是年长的女性。

再看另一名家庭成员——爷爷,“爷”这个字笔者认为是简化汉字中为数不多的简化的合情合理的字之一。简化的汉字“爷”上面是一个“父”字,下面是一个“卩”字,“卩”在甲骨文中是一个跪着的人的形象,需要父亲跪着面对的人,自然就是爷爷了。另一位家庭成员“奶奶”则是一假借称谓,“奶”字本义是指女性乳房,奶奶是取其令整个家族繁衍生息的意思。此外,笔者认为“奶”字从“乃”,“乃”在甲骨文中是一条弯曲的绳子的形象,因而“奶奶”还有一层意思,即是家族中女性道德的一条准绳。

“乃”字的演变

标签: none

订阅本站(RSS)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