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暖文,皇上揣娃批奏折:“别碰朕的小粉团,一碰就哭你哄啊”

作者: 分类: 时间: 2019-04-30 评论: 暂无评论

已经推过了高干文、医生文、警察军旅文这些经典小说,接下来就是现代都市情感文,之前推过的不会重复出现,请翻看之前的推文。现在这些基本都是五星以上的文笔和口碑非常好的言情小说。推荐古言暖文,皇上揣娃批奏折:“别碰朕的小粉团,一碰就哭你哄啊”

《重生贤后:皇上,请纳妃》

沈沉瑜不以为然:“有什么好自责的,你又不是主子。”连她现在都要仔细掂量忤逆慕容瑾的后果,她只不过被抓进崇政殿关了几个时辰而已。“娘娘,坤寿宫的那些....玉坠不知道皇上会如何处置。沈沉瑜冷哼:“活不了。”玉坠立刻若有所思地住了嘴。沈沉瑜回了凤藻言之后便以太后静养为由,撤了坤寿官一应可减的用度,并扣下了江府大夫人请求看望太后凤体的拜帖。“娘娘,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好?"玉坠明白主子想出气,可扣了江夫人的拜帖,太后知道后会不会怪罪?毕竟太后如今只是卧病在床,又不是重伤不治,等好转后,有的是借口为难主子。沈沉瑜漫不经心的神情中一片清明,慕容瑾要插手处置,江太后即使想找她麻烦也得有心力才行。“本宫不做点什么才不正常。"换做任何人都无法容忍性命被迫害,沈沉瑜没傻到让人觉得她转了性子变得软弱可欺。新鲜的瓜果又换了一批,沈沉瑜闻着殿内清淡的果香,忽然伸手摸了摸肚子。

简评:皇上揣娃批奏折:“别碰朕的小粉团,一碰就哭你哄啊”她的信期一一向很准,身体也没有毛病,可不知道为何就是难以受孕。太医宣了不少,一律老生常谈地告诉她一切安好,只是子嗣之事需当听天由命……而娘私下里替她寻遍民间所谓的神医”,找了无数生育的方子也无济于事。

《魅宠太后:皇上我不约》

司空翊的视线好似没离开我身上似的。把三盘点心往司空翊面前一放,“十本起批,赢者点心归一人所有,外加答应对方一个要求怎么样?”司空翊半响不语,我嘴巴--瘪:“不赌拉到!"捻着点心啃起来。司空翊抱胸调整了坐姿:“让朕想想,你赢了的条件是什么?出宫躲十八叔!还是把玉玺送来让朕再也还不回去。咳咳!我被点心呛住了,司空翊递给我八珍汤,我灌了一口把点心冲了下去。司空翊语不惊人,死不休又道:“被朕说中心思,激动了?"“哼!"我傲慢十足道:“怎么不说你怕输不敢赌。”哀家就这么点出息,笑话,哀家有更阴险的招好么?“好,朕和你赌!"司空翊答道:“输了,什么条件都行?”“那是,先说好,不能要命!"我得先打好预防针,谁造这混蛋脑袋瓜-抽,会不会让我去自杀?司空翊眉睫一挑:“自然!”哦也!我暗自比了一个剪刀手,跟哀家斗,坑不死你。

简评:说完起身,往软座上一坐,趴在案桌上睡了,可困死了。司空翊一直望着我,我知道,不过我在他面前肆无忌惮的去睡觉,何尝又不是一种试探?对他一直都敬而远之,三年来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一天和他如此和平相处。倒是想过说不准哪一天,和他针锋相对拔刀相向,此情此景倒真是超乎我的想象。不过他到底是何阴谋?有何目的?想不通啊,头痛啊,还是先睡,醒了再说。可别说,心里自我催眠一下,困意十足,不大-会儿就睡过去了。

《皇上爱上野丫头》

“其实我还有个姐姐,但是姐姐病重,常年都得吃药,家里经济条件不好,我便偷着到宫里,父母虽不愿,但也很无奈,至少我现在有固定的俸禄可以拿,可以为家里减轻一-点负担嘛!”说完,小豆子还忍不住叹了口气。洛筱竺听后也是不免惆怅,多好的一-伙子,多好的青春,却这么白白的浪费了,“那你后悔吗?”小豆子想也没想的摇了摇头,“姐姐一直待我很好,我也应该为她做些什么。牺牲我的幸福不要紧,只要她好起来。”小豆子诚挚的双眼打动了洛筱竺,她起身拍了拍小豆子的肩膀,说道,“小豆子,以后我的俸禄你全都拿去吧!我孤苦无依,也不需要花什么钱。”小豆子一听,立马转身便跪倒在洛筱竺跟前,“老大万万不可啊!小豆子虽家境贫寒,但也不能让老大来帮忙承担啊。”

简评:皇上揣娃批奏折:“别碰朕的小粉团,一碰就哭你哄啊”这时,一阵冷风拂过,洛筱竺吸了吸鼻子,耷拉着肩膀提不起一点力气,本来温暖的阳光变得有些刺眼了,含在嘴里的狗尾巴草,洛筱竺索性把它给嚼了,这种千里迢迢赶回家却发现没带钥匙的心情,真的是很一特一么一的一卵一涨!

《玩转古代:皇上,久等了!》

梅馨自从那天,脸色-直惨白,是的,身为女人失去作母亲资格,是多么可悲的事,她也深刻体会姐姐的痛苦,自己却那么的对她。-声叹息,今晚,不知自己能否成功,但是,心死了,也没有什么可怕了!至于家族,她会一人承担的,可是她并不知,会因为她,全家入狱。以至于,后来,她才发现自己如此的幼稚。只是发现的太迟了!龙天殿“皇上,梅贵妃求见。”萧烬放下手中的奏章,掩去疲惫,为了早日去大燕,半个月以来,-直准备着,说:“让她进来吧!“皇上,臣妾参见皇上。萧烬温柔扶起她,柔声说:“爱妃,身体不好,怎么来此呢?”梅馨心里刺痛,虚假的温柔,原来是假的,他的温柔,但是他的眼睛深处却有着不易察觉冷,自己从来没注意过……萧烬察觉她的不对劲,不动声色说:“爱妃,怎么又不舒服吗?”“没,皇上,臣妾,想你了,所以来见你,你好久没有来馨阁了!”

简评:我迅速的转身看向晃动的枫树林,没有人影,却呆呆站在那里。看着风吹过树林,闭着眼睛,享受着风过耳的感觉,以及,风吹过树林,树叶在地上滚动的声音。是,大自然的声音。萧烬,看着站在风中的人儿,感到自己的心撕痛的感觉。她的脸庞,数月不见,还是那么美丽脱俗可是,她不是已经4个月的身孕吗?为何却还是如此的瘦弱。

标签: none

订阅本站(RSS)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