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他需要勇气,被他爱需要运气,我有勇气,可是我没有那个运气

作者: 分类: 时间: 2019-05-03 评论: 暂无评论

爱他需要勇气, 被他爱需要运气,我有勇气, 可是我没有那个运气

EXO夏尽时亡

簌泠觉得木泫笑的诡异,想看他到底在耍什么把戏便说:“好啊,那你说啊。”

“其实呢……”木泫故意的拖长尾音,走到簌泠身边,然后将双手忖放在簌泠躺着的床上,这样就将簌泠圈在自己的势力范围以内。

“你这是要干什么?”簌泠因为木泫贴得太近,而局促了起来,不安地说。

“其实呢,要知道一个人最好的尺码就是用手量啊,比如说腰围啊,还有什么围啊?”木泫几乎是贴着簌泠的耳朵说的,热气弄得簌泠的脖子和耳朵直痒痒,簌泠缩了缩脖子,当听完木泫说的话后,更是面红耳赤的望着木泫说:“你说什么?你摸……你,你在我睡觉的时候都做了什么?”

“你好像有我在的时候都睡的特别死啊,我干了什么居然都不知道?”木泫眉眼里都透着狡黠的笑,他看着第一次簌泠因为这个而羞涩脸红的水都要掉出来了似的,心里就忍不住好笑。

“木泫,你个混蛋!”簌泠右手挥起来想要推开木泫,可是力气的悬殊导致木泫根本就没有半点会被推动的趋势,簌泠见推不走他,便开始扬起手准备打走他,木泫眼尖手快的抓住簌泠的手腕,然后将簌泠的胳膊反扣。“等你力气再长点的时候再说吧,还有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脸红的可以堪比火烧云了。”

“木泫……!你给我走开”簌泠说完不再看木泫,再看的话,簌泠感觉自己都要羞愧的融化了。

木泫看着面前这个被自己逗得害羞的不行的簌泠,突然觉得簌泠还有可爱的一面,再看簌泠那无暇的脸蛋,实在是想让人咬一口,于是便一下子亲了上去,然后木泫一脸笑的像花儿一样的放开簌泠说:“逗你玩呢,你的衣服有码,我就按照那个码来的,可能每件不是百分百的合身,你就挑一个最合身的吧,还有你先换衣洗漱吧,待会就去吃饭吧,我有事去处理,等我回来了再说。”

木泫走出簌泠的房间后,便拿出了手机打电话:“我要报案。”

簌泠捂着被木泫亲过的地方,看着他走出这个房间,然后陷入了沉思,为什么每次有难出现都是你,这次如果没有你,我只怕现在已经在另一个世界和爷爷见面了吧,还有上次也是,我欠你的怎么能够还得清呢?

簌泠发现自己住的这个房间并不是只是一间房,里面包含了大厅,书房,卧室,以及独立的卫生间,可以说这个房间里面其实就是一个独立的起居室了,这里的家具都很精致,给人一种生活在包装盒里的感觉,簌泠下意识的想起了自己的住处,面积还没有这个房间里的卧室大,自己跟他的差距在出生的时候就注定有那么大了。

爱他需要勇气,被他爱需要运气,我有勇气,可是我没有那个运气。明知道放手就好,偏偏我放不掉。正好的时光,正好的季节,遇到正好的人,只可惜,没有正好的结局。千年梦回,我会化作为你引路的星火。

下下姻缘签

天清月明,星辰疏散。良言骑在狐狸彦背上,停在一座大山前,大山被黑云浓雾包裹,良言一直想不通,南市也没有几座山,为什么每次狐狸彦都能找到那些有妖怪的地方……

“几百万年不见,这白云湖,还是老样子!”狐狸彦看着下面的大黑山自言自语。霎时,那浓密的黑云露出一只猩红的眼睛,眼睛如同镜子一般印着狐狸彦与一个黑衣女人,女人闭着眼,一双玉足被一根黑线捆绑,随后又化成一团黑烟散去,而“镜子中”完全,没有照到良言……良言愣了愣,狐狸彦查觉到良言的异样,篦眉,用十分严厉的口吻说:“集中精神!不要被浊气迷惑!”

“是!”良言被狐狸彦吓一跳,像一个乖学生一样端坐起来。手中银鞭一挥,冷漠道:“交出妖核 ,饶你不死!”

“小东西!看我撕了你!”浊气变幻出一个巨大的兽形,露出獠牙,嘴里吐着一些黑气…狐狸彦眼眸微眯,向后退去。两只耳朵上一团白色的火焰燃起,脚下也踩着一团白焰…狐狸彦的身体瞬间巨大化,良言直接滚到他尾巴边,只听见远处传来熟悉的声音:“几百万年不见,这见面礼,我可吃不消!”

“哈哈哈哈~”浊气突然张开大嘴,一只猩红的眼睛里露出嘲讽之意,吐着黑气,冷冷道:“老狐狸,那盘古卷轴居然没有化了你!”

“所以,我来取你的妖核!”良言从狐狸彦头上跳起,手中银鞭一甩,直接打在浊气的眼睛上,在浊气闭眼时,狐狸彦挥动巨大的前爪拍进浊气的身体中,良言从狐狸的前爪跑进浊气身体中,周围一片漆黑…“小姑娘,在找什么呢?嗯~”这时,一个非常摄人心魄的声音从高处传来,半随着尾音,良言皱眉手中银鞭向上一挥,黑烟散去,一个十分妩媚的女人怀抱着一颗白色的菱形石头,乌黑的长发裹住了丰满的身体…良言脑海中冒出的第一个想法是,妖中妖?这个,她看“犬夜叉”时里面就出现过…

“小姑娘,有没有谁告诉你,你的眼睛非常漂亮~”妩媚的女人向良言伸出她的纤纤玉手,猩红的舌头舔了一下红润的嘴唇,只是,那一双杀意凌厉的黑眸让良言不自觉后退…“你是谁?”

“我?”女人掩嘴轻笑,玉手抚过自己的红唇,用非常勾魂的声音回答:“我,当然是神!”

“啊~~~”突然一声巨响伴随着女人凄惨的叫声,良言还没有反应过来,眼前的人便化成一条三头蛇,狐狸彦来到良言的身边,冷漠的看着眼前的三头蛇,解释道:“她,只是堕神而已。”

“蛇,蛇~神?”良言声音颤抖,指着三头黑蛇,狐狸彦并没有回答,良言闭眸,吸气“咳咳咳……”强作镇定道:“交出妖核!”

“有本事,自己过来拿。”三头蛇,三张嘴巴一起说话。只不过有两个迟缓一些。良言愣了愣,冷冷一笑:“看来,不是独立思考的脑袋,而是,由中间这个颗头控制!”

倾世绝妃

周清柠变得急躁起来,两人注视对方片刻:“自己小心点!董键还不是最后的王牌,关键时刻保命要紧!”他拍了拍她的肩膀,转身扬长而去。

周清柠,你要为自己的疏忽付出代价,这是你的使命。她暗暗提示自己,这次绝对不会再出错,她一定会全力保住董键的!

果然,他也犯了错,董键这时候已经不省人事地倒在了鹰爪的黑屋里,嘴巴被封的董键躺在地上无力的挣扎着,他的双手双脚已经全都被绑上了,整个房子封得死死地,只留一个小窗口供氧,而此时月光正透过窗子照射下来,董键知道,他就在自己家的密室里!

董键欲哭无泪地挣扎着,这是他为了防止以后有什么不测的事情发生可以做成个避难所,现在,他的避难所快要成为他的棺冢,然而,更可笑的是,这间密室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所以,他们是找不到他的,而且谁也不会想到,他就在自己的家里。

周清柠急得焦头烂额,这才几分钟的时间,董键就好像从人间蒸发一样,而且,现在连鹰爪的去向也是一无所知了。

“我知道他在哪里了!”

他突如其来的声音把她吓了一大跳:“你在哪里?我过去找你,我相信我们应该很快就能找到他了。”他信誓旦旦地说着,周清柠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一点点。

当他找到周清柠的时候,整个人都累成了狗,周清柠不屑的扬嘴一笑,拖着她的长枪大步向前,刚换好的全套的黑色紧身衣,让她散发出一种黯然的销魂感,“走了,发什么愣呢!”周清柠一声呵斥,他才发觉自己的不规矩。

“他应该是在他的地下别墅里里!”

“地下别墅?”

“嗯!”他点了点头,“我知道董键一直以来其实都在秘密建造地下别墅不知道他什么居心,不过好在我知道通往那里的路?”

周清柠愣了一下,接着又说道:“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是建造这地下别墅的工人!我本来是想要来保护董键的,没想到阴差阳错地成了建造的工人,现在好了,这些琐碎的事,现在终于都要变得没用了?”他沾沾自喜说着。

周清柠依旧不管不顾地走在前头,看着后面吹牛不断的人,她实在没法静下心来:“好了,不要说了,这里只有我,吹得再好也没有用!”周清柠蓦然回头,投给他一个十分不屑的眼神。

她真不知道自己到底信对人了没有,一个时而正经时而发癫的人,实在是让她怀疑自己的独具慧眼,她又十分无奈的再次回头道:“你可以再慢点,我看董键还有没有命等你!”

被周清柠这么一提醒,他整个又瞬间变化了,:“走吧!罗里吧嗦的!女人就是麻烦!”大摇大摆从周清柠的身边走过。

”先救董键吧!没空跟你玩!”周清柠拂了拂刘海,把他撞到一边,扬长而去!

“唉!什么人啊!等等我…”

董键豪华的别墅立在郊外的不远处,为了不打草惊蛇,两人徒步从市中心一路走来,茂密的小灌木丛一簇又一簇地紧挨着,不过话说董键想得还挺周到,不仅在房子的周围都建了堵围墙,还设了不少的机关。

爱他需要勇气, 被他爱需要运气,我有勇气, 可是我没有那个运气

该文章转载自:成人三级成人录像视频

标签: none

订阅本站(RSS)

评论已关闭